Sat, Jun 22, 2019 - Page 14 News List

California nostalgia as Springsteen introduces new sound
懷想加州風情 「工人皇帝」發行新專輯

在招牌的沙啞低沉嗓音中,史普林斯汀仍然放聲唱出他對「美國問題」的憂鬱思索。不過,在他這張第十九張專輯中,靈感來源已經改變,不再是美國「鐵鏽帶」上那些被衰退的景氣和士氣拖垮的小城鎮,取而代之的是一九六○和七○年代南加州的鄉村流行經典歌曲。史普林斯汀把他對美國那段黃金時期的深刻懷舊心情揉入音樂中。美好時光雖然慢慢被埋進加州沙漠裡,但重生的希望一直都在。

由十三首歌曲構成的專輯─《西部之星》─ 涵蓋「範圍廣泛的美國主題:從公路到沙漠地帶、從孤立到社群情感」,在聲明稿中,這位六十九歲的搖滾巨星這樣描述著他的新作品,「當然也包括家與希望的恆久不變。」

這張專輯今年四月推出的第一支單曲〈Hello Sunshine〉,聽起來像是慢板的鄉村抒情歌曲,歌詞敘述一名年邁而沒沒無聞的失敗者,期待希望再度注入人生。史普林斯汀隨後在五月推出第二支單曲〈Tucson Train〉,描述一位男子翻轉人生的故事。謹慎而樂觀的歌詞,加入古典樂器配樂,其中包括一整組銅管樂器聲部,取代史普林斯汀以前的玩團死黨,也就是在二○一一年過世、深受大家喜愛的東街樂團薩克斯風手克萊倫斯‧克萊蒙斯。

《西部之星》──專輯封面呈現一隻棕色的馬,毛色充滿光澤,奔馳著穿越沙漠──是史普林斯汀對青年時代崇拜的音樂家寫下的致敬之作。專輯中回顧葛倫‧坎伯、洛依‧奧比森等傳奇鄉村歌手,更在〈Hello Sunshine〉一曲中隱約聽見哈利‧尼爾森翻唱的〈Everybody’s Talkin’〉。史普林斯汀藉由玩著這些讓他深深著迷多年的音樂,透露出更多關於他自己的那一面,並在某種程度上忠實反映出這名歌手獨特而誠懇的憂傷思緒。

史普林斯汀並不是第一次望向加州尋找靈感。早在一九六九到一九七一年間,當他還是樂團Steel Mill的主唱時,史普林斯汀就曾嘗試跨出紐澤西州,深信他融合搖滾與節奏藍調的風格,會在西岸的「黃金之州」更受欣賞。一九七二年,也就是他父母搬去加州隔年,他寫下歌曲〈California〉。史普林斯汀本人則在一九九一年搬到加州,在那裡和吉他手派蒂.史凱法(目前仍是東街樂團的成員)成婚。數年後,史普林斯汀在洛杉磯自宅錄製了《湯姆約德的鬼魂》,這張專輯後來獲得一九九七年葛萊美獎頒發「最佳當代民謠專輯」的殊榮。

繼二○一二年發行專輯《Wrecking Ball》(台灣翻譯為「分崩離析」),緊跟著在二○一四年推出《High Hopes》(台灣翻譯為「萬眾矚目」)之後,《西部之星》是史普林斯汀多年來的首張錄音室專輯。這位樂壇傳奇數個月前才在百老匯唱完兩百三十六場的駐場演唱會,獲得狂熱迴響。經過多次加演,演唱會去年十二月正式畫下句點時,門票曾一度是樂迷最拼死以求的百老匯演出票券,轉賣價甚至飆到一張一千美金。

(台北時報章厚明譯)

Comments will be moderated. Keep comments relevant to the article. Remarks containing abusive and obscene language, personal attacks of any kind or promotion will be removed and the user banned. Final decision will be at the discretion of the Taipei Times.

TOP top